新年草根舞剧“涨粉”的秘密

新年草根舞剧“涨粉”的秘密

新华社济南2月12日电题:百年五音戏“涨粉”的秘密

新华社记者邵琨

戴上胡子,穿上冠军袍,靴子,披上斗篷…在济南市章丘区文祖街道青野村戏台旁的更衣室里,村民们正在盛装打扮。过一段时间,他们将成为老学生和花旦,给十里八村的村民们表演一场音乐。

一个七八岁的小孩趴在门上往里面偷看。“那是绣花鞋,那是乖乖女的披风…我知道。”她对旁边的村民说。

唱过年戏,去看歌剧,是青野村的特色民俗之一。五音戏的剧目多以家庭伦理和当地妇女的生活状况为题材。五音戏的歌词具有浓郁的生活气息,丰富的群众语汇,具有民间口头文学的特点。他们的歌声委婉动听,深受群众喜爱。

午饭后不久,78岁的村民李早早地来看了这场戏。她说:“每年都听不够。”

在青野村,很多人会唱五音戏。很多人从小就听说过,也有人长大后当了武音戏演员。

“小时候听村里的大人讲。听多了还能唱几句。我13岁的时候拜师傅,跟戏,唱歌,一直到现在。”52岁的余在向记者介绍自己成为武印戏演员的过程时,仍然留着胡子扮演一个老学生。春节期间,连续七八天,于都会在上午排练,下午和晚上和大家一起表演。

这是跨越数百年的民间遗产。明末清初,一周宫女到文祖叶青出家为尼,到处唱秧歌调,被称为“周姑子调”。后来,这种外来唱腔与当地说唱音乐相结合,内容更加丰富,形式更加活泼,有些口音逐渐成为一种地方戏,被称为“五音戏”。

农村地区的劳动人民在耕作、播种、收割和晾晒时,经常边干活边哼歌。慢慢地,五音戏编出了许多优美的曲调和生活故事。

青野村党支部书记马说,这里是吴音戏的发源地,以前有句话叫“进了村,家家都成了姑娘”。

演员、观众、村民也是村民,服装、道具等后勤准备也是村民做的。20世纪80年代,叶青野村成立了叶青五音剧团。野生五音戏第六代传承人马乃专说:“五音戏是国家级非物质文化遗产。虽然我们是业余民间剧团,但是十里八村的人都喜欢。”

随着演出时间的临近,喇叭播放音乐,村民们三三两两地牵着马扎,一个接一个地围坐在舞台上。舞台旁边的村道上,还有不少相邻乡镇的村民。

为了支持和鼓励五音戏的发展,青野村成立了五音戏培训学院,对场景、音响、灯光进行升级更新,使业余庄户戏班更加专业。

马乃专曰:“人生终洁丑。我们剧中的角色和京剧里的角色是一样的。”

近年来,叶青五音剧团不断创作,将传统文化融入精神文明建设,将十九大精神、移风易俗、除恶除恶等新精神、新理念融入剧目。

“拿个体温亮绿码,早发现,早隔离……”李熟悉的语调改变了听了多年的内容。她说,“这是怪模怪样的曲子,成了预防疫情的内容。”

近年来,叶青吴音戏团走进校园普及传统文化,已有第七代传承人。

下午四点,一天的五音戏表演结束后,村民们陆续散去。村道两旁的壁画上,历代五音戏大师的表演剧照前,不时有人驻足。几个村民路过拐角处的五音戏《王晓干校》经典剧照雕像,不知是谁哼出了几段五音唱段。

原标题:新春走基层丨百年五音戏的“涨粉”秘诀 责任编辑:郑莉莉